【边疆党旗红】 青藏铁路通天河护路大队:雪域天路守护者

【边疆党旗红】 青藏铁路通天河护路大队:雪域天路守护者
青藏铁路安多段通天河护路大队营地。人民网 陈博文 摄唐古拉山下,苍茫戈壁。弯曲的青藏铁路线上,有这样一群人,十多年来,他们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在海拔5000多米的生命禁区,用芳华和热血静静看护着这条高原大动脉的安全疏通。2006年7月1日,青藏铁路正式通车,完毕了西藏不通火车的前史。从那时起,这条最美天路就多了一群静静无闻的看护者。近来,记者一行前往青藏铁路安多段通天河护路大队看望。从拉萨动身,乘坐火车沿青藏铁路一路向北,透过车窗,每隔几百米就可以看到护路队员的身影。窗外,他们身姿挺立垂直,站立在铁路旁边,伴随着呼啸而过的列车抬起右臂,庄严地还礼,给人以满满的安全感。护路队员们进行练习。人民网 陈博文 摄安多县通天河护路大队的辖区坐落唐古拉山口北麓,辖区内40多公里路段海拔均在5000米以上,年均气温缺乏零摄氏度,是青藏铁路全线条件最艰苦、气候最恶劣的路段。记者采访时,正值当地较温暖的七月,可是天空仍是下起了小雪,气温到达了零下摄氏度。全年有十个月风雪漫天、酷寒刺骨,氧量最高值只要海平面的50%,人的正常呼吸也会感到困难,气候异常恶劣。 通天河护路大队副队长次仁桑珠告知记者。大队营区坐落海拔5100米的当地,间隔最近的城镇有20余公里路程,间隔县城80余公里,交通极端不方便,吃菜难、就医难、洗澡难、取暖难、住宿条件粗陋是队员们面临的最现实问题。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,大队党支部带领整体队员坚守岗位,每天24小时,一公里一岗亭,不管是烈日下、暴雨中,仍是漫天飘动的大雪里,铁路沿线,都有他们忠诚看护的身影。特别是到了冬天,晚上气温最低时可到达零下30℃左右,看护队员只能暂避沿线建筑的小岗亭,其艰苦并十分人所能接受。护路队员列队练习。人民网 宋晨 摄在生命禁区,通天河护路大队党支部11名党员饯别和宏扬老西藏精力和两路精力,以身作则、冲锋在前,联合带领210位护路队员战高寒、斗缺氧,紧记使命、不负重托,圆满完成了护路使命。有人问,为什么要人去守路?不守着铁路,火车不是也会正常跋涉吗?护路队员们每天的作业给了我们答案。高海拔激烈的紫外线、常年的风吹日晒,漆黑的面孔、漆黑的嘴唇,看这群护路队员的脸,记者不可思议他们才二十几岁。一袋口粮,一把铁锹、一卷粗铁丝,每名巡线的护路队员每天携带好东西,在自己管护的路段,来回巡查20多趟,步行20余公里。护路队员们常常需求顶着似刀的北风对损坏栅门进行修理。由于冰天雪地,队员们的手上常常满是冻伤,在无法穿戴手套的情况下,只能光着双手修理栅门,一不小心双手就会被冰硬的铁丝再度划破,导致旧伤未愈、又添新伤。有时分,牛羊等动物会爬上铁路护坡进入轨迹区,不光损坏铁路护坡,更严峻的是危及火车跋涉安全,易形成严峻的铁路交通安全事故。2011年新年期间,夜降大雪,整个铁路沿线被大雪掩盖。其时夜里温度到达了零下30℃,队员们深夜里忍着酷寒,整夜行走于铁路之上,不断打扫积雪保证铁路疏通护路队员昂旺益西向火车还礼。人民网 宋晨 摄看着一趟趟列车安全地从眼前通过,当火车鸣笛声响起的时分,我的心里就会有一股自豪感情不自禁。 昂旺益西是护路队的一般一员,他告知记者,作业尽管单调孤寂,可是他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是有意义的。昂旺益西本年25岁,参与护路作业现已4年了。在这4年的时刻里,他以路为家,与家人聚会时刻十分少。想家,可是不懊悔。当记者问到有没有想家的时分,昂旺益西这样答复。护路队员为值守岗亭换上新国旗。人民网 宋晨 摄其实,二百多名护路队员都像昂旺益西相同,静静看护在生命禁区的天路两旁,为青藏铁路的安全通行贡献着自己的芳华力气。正是由于有这么一群最心爱的人静静看护着天路,才有了青藏铁路的安全疏通。(人民网 宋晨 实习生 石秀美)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